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彭德:当代艺术能进入美协的展览吗?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专题 >> 问题讨论
彭德:当代艺术能进入美协的展览吗?
时间:2014-8-31 17:31:53      点击次数:2401      来源:互联网      作者:彭德     字体颜色

 

  当代艺术反体制。中国美协属于官方体制,按形式逻辑推断,两者不能兼容。十几年前,美协机关刊物《美术》杂志批判当代艺术,攻其一点,全盘否定。时过境迁,对立双方的界线变得模糊,有些作品双方都能接受。而今美协在全国美展开辟实验艺术展,可以说是双方妥协的产物,也可以说是和平演进的结果,尽管很多参展作品缺乏精神力量,属于形式化的当代艺术,体现的只是美协的姿态。

  某媒体论坛让我议论此事,我的第一反应是讨厌“实验艺术”这个术语。实验只解决技法问题,对当代艺术观念不起作用。我曾发表过《放弃实验》一文,附在本文的后面,表明我的初始态度。中国美协采用实验艺术而不是先锋艺术或当代艺术等概念,倒是很保险—能同科学挂上钩。中国的美院都有个奇怪的部门:科研处。科研处不是学科研究处,它遵循的标准是科学研究的用语。翻翻文科大学科研处申报奖励的规则及其说明,不难发现中国大学的教条特别离谱。

  牢骚按下不表,言归当代艺术。

  中国当代艺术的父本是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现代主义作为反传统的意识形态,针对的是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古典艺术。一开始资本世界很愤怒,其反应同十多年前的《美术》杂志左派人士的反应一样强烈。不过,资本可以买断一切,包括异已者。现代主义艺术从此堂而皇之地进入西方美术馆、美术出版物和拍卖行。

  按理说,极左路线统治的中国更有理由接纳现代主义艺术,可是东西方冷战时期没有原则只有立场。毛泽东当时有句名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毛泽东语录被称为“最高指示”,一言九鼎,不容讨论。所以,当时的美术界对被资本世界接纳的现代主义艺术,一边倒地进行抨击,指斥为资产阶级的腐朽艺术,致使现代主义艺术在中国活生生地成了时代的弃儿。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展现场

  当代艺术不是纯艺术,不是在象牙塔中能完成的事业。讨论中国的当代艺术,很大程度上只有从政治理念和意识形态入手才能理清。当下的中国是一个特殊国家,社会思潮很复杂,不能一概而论。同理,反体制也不能一概而论。

  当代艺术含有反体制、反官方、反政府的成份。体制、官方和政府的前面冠以反字,人们立即感到不适。尤其是经过文革折磨的老年人群,立即显得紧张。其实反政府只要不诉诸暴力,就只是认识问题。政府不是抽象的概念。而今抓了十几万贪官污吏,不少人物都是政府在地的一把手。在崇尚皇权和土皇权的中国,一把手从来都是政府的象征,比宪法还厉害。没有抓出来的人还有多少,不知道。这几年抓了,不能保证今后不再有后继者。贪腐人物掌管的政府,反一反很有必要。进一步说,古今中外的政府,都是有局限有毛病的,将来也不可能变得完美无缺。有人保持反对的姿态,有助于政府警醒和自觉。

  艺术家在本性上是无政府主义者。无政府主义的先驱,一是巴枯宁,一是克鲁泡特金。作家巴金以他俩作偶像,截取他们名字的前后二字,把自己的名字改了,毕生不曾复原,表明他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他能当上中国作协的主席,意味着政府默认了他的无政府主义姿态。美术家比需要出版社审稿的作家更自由,创作属于个人行为,不需要政府管制。如果他对政府不满,用艺术形式表达出来,那是他的自由。

  中国一向鼓吹统一思想,实际上从来没有统一过。不要说统一思想,连统一政府行为都很难实现。各个时期、各个地区的政府行为都带有鲜明的个人印记。周永康在成都搞官商网,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汪洋在广东实行深化改革,成为各种政治诉求或不同阶层的代言人,各说各话,相互之间谈不上一致的思路。这种在思想和行为上各自为政,只要不涉贪腐,不杀人灭口,不以权谋私或危害国家,对发展的中国不是坏事。

  回到本题:当代艺术能进入全国美展吗?我的回答是随缘。同体制保持距离对着干是反,进入体制也能反。体制中一些人同当代艺术家一样,有理解力,有同情心,可以成为当代艺术的同路人。你非要学文革极左派,一刀切地把他们当成死敌,他们就会成为你的死敌。敌意往往不在对手,常常在你的判断。

 

附录:

  彭德:放弃实验——致前卫艺术家(节选)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涂鸦就是艺术吗 【 打印 】

    相关文章
【彭德】“过度阐释”质疑 2015-11-23 17:12:02  
彭德:非典型形象 2015-5-27 20:41:22  
彭德:朝拜霍克尼的深层原因 2015-4-28 10:16:26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专访水天中:美术研究需要历史眼...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