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彭德:王南溟坐台论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专题 >> 理论争鸣
彭德:王南溟坐台论
时间:2015-3-2 13:24:20      点击次数:1578      来源:互联网      作者:彭德     字体颜色
    当今中国,没有王南溟说的“坐台批评体制”。体制这个词,从来都是国家制度的表现形式,由政府规划。当代艺术批评的重要活动,比如规模最大的批评家年会,不由政府规划,哪来的什么体制?
    “坐台批评”也只是现实的、中性的方式而已,谈不上王南溟所谓“肯定会削弱甚至丧失批评家的自由言论”。你凭什么“肯定”?栗宪庭出席九十年代艺术双年展座谈会,在台上发表的是否定意见。王林参加方力钧研讨会,对后者的质问如同写批评文章锐利。李小山出席邓鸿高规格的民间会议,发言没有一句恭维的话。吕澎对待很多展览座谈会,压根就不参加。每位当代艺术批评家都曾在台上发表过与当事人期待相反的意见,他们不是一群见利忘义的人物。
批评家和艺术家不以现钱交结,批评家基金会的建立等议论,二十多年前批评界就讨论过了,王南溟却标榜是他的工作和成果。姑且算他的成果,这类议论和设想的实际效果极小。二十多年过去了,批评家的窘境没多大变化。批评家只要不放弃批评,就不得不接受不合理的现实。王南溟接受了这个现实,却反复标榜他坐台很矜持。坐台本指出席会议,王南溟另起新义,引申为坐在台上说赞美的话并收取出场费,进而比作坐台小姐。五年前我在上海主持老友的个展,策划人邀请王南溟出场。王南溟说了一大堆,没有一句批评。我当时不明白是一叠小钱就把他买通了,还是他改变了观点。
    批评家公约,是二十多年前改善批评家境遇的临时动议。批评家不可能等到个体意识形态的地位上升了,社会变规范了,才开展批评。狭义的批评是社会不公、缺乏规范的产物,而讲规范、价值多元的社会又不需要专事指责的狭义批评。一旦个体都独立了,谁也没有权利指责他人的艺术观。欧美艺术界经历了长时间的演进,批评的作用明显变小了。北宋末年,文化趋势日渐规范,一肚子牢骚的苏东坡写过三十多则画评,文中没有指责。这不是两面派行为,而是艺术判断和选择的结果。同理,正在走向价值多元的中国,批评界的坐台者如果欣赏参展作品,就不会坐在台上只骂不夸。即便偏爱过份,也无可厚非。苏东坡声称“画至于吴道子,天下之能事毕矣”的艺术终结论,显然不对,但在画史上却被人津津乐道。我以为王南溟也会有以上的认识,可是他没有。他一面骂人坐台,一面到处坐台。王南溟从事狭义批评,不过是反向的自我认定。他反对“无聊艺术”,就是推崇他认定的非无聊艺术。他横扫所有同他哪怕有一点差异的批评家,无论在朝还是在野者,传达的是什么呢?专制思想。
    把批评分为营利批评和非营利批评也很无稽。按王南溟的逻辑,用马斯洛的理论推导,低档利益是现钱,中档是名望,高档的非营利批评是自我实现。王南溟连篇累版地纠缠利益,只能说利益成了他摆不脱的情结。他只是渴望获得更大利益而已。获得这种利益的前提,却是不择手段地攻击他人。
    答复王南溟节外生枝的攻击
    关于轻视文学出身的美术批评家的理论思维。当代艺术批评圈将近三分之一的人有文学学士文凭,从文学、哲学、美学、艺术学、符号学、现象学、解释学到社会心理学、文化学、宗教学等领域,他们都有过长期的阅读和修炼。你呢?看过什么书?做过多长时间的思考?批评界嘲笑你写的比看的还多,像呕吐一样快速。这种倾倒垃圾的行为不算本事。香港有个富婆作家,自从她声称每小时写一万多字后,不再有人读她的书。王南溟的文字啰嗦,还同他的论辩作派有关:别人全是错的,反驳举证芜杂不堪;自己总是对的,无节制地自我表彰;睚眦必报,把自己整得很辛苦;理屈词穷了不是转移话题,就是骂人。前几项令人厌倦,后一项让人瞧不起。
    关于不阴不阳和不三不四。你反复陶醉用这两句话损人,表明你时阴时阳、朝三暮四吗?你的文章,把法律系本科生的境界带进了批评。在你的词典中,只有对与错、是与非、无聊艺术和非无聊艺术的区别,没有三条以上的路可走。方言叫做一根筋、二杆子。任其下行,很难避免堕入极端主义的学术绝境。你自称从事现代书法,以为自己的草字很独特,其实那是模仿唐朝张旭的游戏。这种模仿,正是你所说的“无聊艺术”(见网络文章中的帖子《我为什么批评王南溟》)。你用自己的作品否定你反对无聊艺术的说词,阴阳倒错,让人困惑。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程美信:后极权时代的中国艺术 【 打印 】

    相关文章
彭德:食尸的理由 2015-9-9 17:36:56  
作为艺术史概念的“当代艺术” 2015-8-15 16:22:14  
彭德论85新潮:新潮美术论 2015-7-27 13:51:24  
彭德:非典型形象 2015-5-5 18:33:35  
彭德:众议王南溟之三 2015-4-9 9:34:11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专访水天中:美术研究需要历史眼... 图片文章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 图片文章
【李晓峰】批评的现场与现场的批... 图片文章
“观念的中国性:美术理论上海高...
【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图片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 图片文章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 图片文章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 图片文章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图片文章
【彭德】六法别考 图片文章
【徐虹】观看和表达:“棱镜——... 图片文章
【陶咏白】回到艺术自身 图片文章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图片文章
【皮道坚】什么令图象时代的绘画...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