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范美俊:数字影像时代历史画创作的“真”危机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专题 >> 问题讨论
范美俊:数字影像时代历史画创作的“真”危机
时间:2015-6-4 13:10:45      点击次数:1501      来源:载《中国书画报》2015年第41期(5月30日),第5版      作者:范美俊     字体颜色

载《中国书画报》2015年第41期(530日),第5

 

一般认为,艺术有审美认知、审美教育、审美娱乐三大社会功能,分别对应作品内在的真、善、美。出使法国的薛福成看了《普法交战图》,遂成名篇《观巴黎油画记》。作者“几自疑身外即战场,而忘其在一室中者”,可见画面之“真”。为何自绘败状?译者曰:“所以昭炯戒,激众愤、图报复也。”此为“善”。文中描写了以写实手法营造出的壮观而又惨烈的交战画境,这涉及到“美”。文章特意记下参观的时间为光绪十六年(1890),距鸦片战争爆发刚好半个世纪,用意颇深。

无疑,以久远或新近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进行的绘画创作,往往态度严肃、情感丰富。虽大多系个体创作,但凝结着族群甚至国家的历史情感与价值取向,除了具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的记录、再现功能外,更能够发挥“明劝诫,著升沉”的扬抑、教化功能。但是,无论情感多么深厚、艺术手法多么高妙,历史画的“真”应是前提。而画面、情感之“真”,与客观史实之“真”未必都一致。如影响甚巨的油画《毛主席去安源》,作品及形象皆实,却非历史之“真”。

之所以说当下历史画创作有“真”危机,理由有二:

其一,历史画难与客观史实之“真”合辙。

显然,历史画并非指历史上过往之画,而往往是指依据有历史意义之事而创作的画,如李唐的《采薇图》、董希文的《开国大典》、周思聪的《人民与总理》等。摄影诞生之前,绘画求真是重要目的之一。顾闳中目识心记偷窥绘就的《韩熙载夜宴图》,虽非重大题材,但画面人物及屋内陈设竟画得十分逼真。后主李煜拟擢升中书侍郎韩熙载为相,闻其作风不好,夜生活丰富,便“命待诏画为图以赐之,使其自愧,而熙载自知安然”(《五代史补》)。韩看到此作,居然“安然”无愧——这对画家而言,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打击。如果画家在画中栽赃他与乱党密谋,或在堆满金银的地下钱窖志得意满,这位韩大人定会当场叫屈。因此,该画可谓是写实的一夜欢宴不朽画录,甚至成为今之瓷器研究的重要参照物。近些年,有人基于《普法交战图》的类似情感,画侵华日军暴行,而且场面相当血腥。画面虽实,但其“真”的证明效力恐怕比不上一张发黄的历史照片或是《拉贝日记》中的文字。

古代历史题材创作无论是人物还是道具,今人依旧可以大胆想象,而材料、手法与风格不论。如唐代佛教壁画有“菩萨类宫娃”的特点,明代唐寅的《孟蜀宫妓图》系想象为之。但历史也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得小心求证。有些画家学养不够,就依据既有图像或影视图像来创作。而影视剧中的形象与道具,多是美工、服装师未必靠谱的“创作”,“穿越”之事屡见不鲜。比如,《神探狄仁杰》中武则天案台上的笔搁为青花瓷、《神探包青天》中屋里挂元人《鹰桧图》,而《大清御史》中墙上书作内容居然是毛**的《卜算子·咏梅》……

其二,影像时代的历史画难与“镜头”较“真”。

照相技术诞生之后,求“真”绘画的危机也就来了。因为,瞬间按下快门所记录的场景,比画家辛苦数月还要“真”。于是,绘画非客观写实的现代转型不可避免,同时借助照片完善创作也是出路之一。在当下发达的数字影像时代,如港澳回归、“神舟”飞天等新近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必然会与“镜头”纠缠不清,而不少作品多半是据摄录画面而展开的平面复制。

以画“中国飞天第一人”杨利伟为例,画家不可能现场写生,也无法想象出复杂的航天设备。所完成画作虽有材料、画种及风格之别,但整体上是对那些真实而且有意义的镜头影像致敬。时下美展上的当代题材创作,有些甚至是毫无才气的抄袭。这样看,这种历史画创作的价值已让位于影像记录。可以看到,博物馆、纪念馆的专题展中,实物、照片与录像才是主角,延伸和补充展品意义的画作已鲜见。毕竟,不少事“有图有真相”,无须据镜头影像二次再现。

 

那么,历史画创作的未来将会怎样?无疑,历史画在当下依然有价值、有需求。但我隐约觉得,在无数镜头覆盖下的当代重大历史题材绘画创作,可能会走向终结。太“真”,则是镜头影像的二次“真”,是镜头不是画;太不“真”,与所见影像甚至直播的“真”没关系,是画但不客观。而那种伪历史画影响几代人的情景,在信息相对开放的时代恐难再现。

时下,既要警惕“哪吒故里”“西门庆家乡”那种子虚乌有的历史画,也要警惕那种不是历史但挺“安全”的刀枪不入、手撕鬼子的“神剧”创作模式。尽管艺术水平不高,仅因题材“伟、光、正”而在业界风生水起的历史画“专家”还不少,尽管与民众无关甚至与历史、艺术无关的历史画“生意”在“文化建设”的幌子下还在继续推进,但那种仅有画面粉饰之美的伪真、伪善的历史画创作是绝不会长久的。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王璜生】游离:美术馆与策展机制的现状 【 打印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新闻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