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孙振华】批评的生态三题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专题 >> 理论争鸣
【孙振华】批评的生态三题
时间:2015-9-22 11:11:25      点击次数:3298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孙振华     字体颜色

批评的伦理
赖汉批评

     “优败劣胜”是批评界一种可悲的现象:好批评打不赢坏批评;健康的、讲道理的、讲学术规范的优质批评总是敌不过各种“乱来”的劣质批评。这种现象如果拿一句形象的广东俗话来形容,就是:“好汉怕赖汉,赖汉怕莽汉,莽汉怕死汉。”
    艺术批评的“优败劣胜”其实由来已久,只是大家心照不宣,没有挑明。中国艺术批评界的痼疾很多,其中这条“优败劣胜”定律在里面肯定起了很大作用。
    “好汉”(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正常的艺术批评)由于要讲阵法、讲规矩;当它碰到“赖汉”的时候比较吃亏。讲规距是一种高成本的行为,要做功课,要经过长时间的学术训练,还要养成说话时良好的“卫生习惯”。所以在艺术批评当中,一个好汉跟一个脏兮兮的“赖汉”纠缠上了,那是绝对占不了上风的。
    “赖汉”成本低,只要 胆子大、“浑不吝”,差不多就可以了。“赖汉批评”的文字特点是胡搅蛮缠,偷梁换柱,就像旧社会的“讼棍”,他咬住了你一点,就一个劲咬下去,死不松口,其它任何有利于对方的道理他完全可以不顾,也故意不顾。
 “莽汉”比“赖汉”更简捷,连歪理都不想讲,直截了当地提着一根“一贯正确”的水火棍,以天然正统的捍卫者自居,对于批评对象没什么好说的,劈头盖脸地拿着棍子往要害处抡过去就是了。
“死汉”是艺术批评的终结者,如同“9、11”中自杀式的劫机者。他不怕死,你要想和他过招,讲道理,休想!他敢立马就抱着你跳油锅。一般而言,谁都不敢和“死汉”论理。回过头来,你就是再“赖”、再“莽”,你也不敢在“死汉”面前哼哼。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如果说“好汉批评”、“赖汉批评”、“莽汉批评”都还是一种“批判的武器”,而“死汉”则是对批评进行“武器的批判”,专灭“批判的武器”。所以,中国艺术批评的生态链是这样的:“死汉吃莽汉,莽汉吃赖汉,赖汉吃好汉”,一物降一物,一点都不含糊。
    从批评界的现状看,“死汉”不多,“莽汉”不少。对他们,大家躲的远远的,谁会没事找事去招他、惹他?就是偶而不幸被“莽汉”的棍子抡上了,除了赶紧躲在一边揉揉,还能怎么样?
比较活跃的是“赖汉”。目前对中国艺术批评影响较大的应该是这种“赖汉批评”。
    “赖汉”内心深处潜藏着强烈的“王小丫情结”——他们一心想当王小丫。
     为什么?因为王小丫手里总是握有各种标准答案,她总是向参与“开心辞典”的人宣布:“对不起,你答错了”;或者“回答正确”。“赖汉批评”并不喜欢讲道理,他们只是喜欢当裁判,总是急于做出结论。例如:“xxx的说法由N个方面的错误组成的”;“xxx的几个评价都是错的。”恍惚之间,真的把自己当成王小丫了。
    但是“赖汉批评”不专业,起码是工作态度不认真。他会混淆很多东西,或者他是故意不把对象的原意弄清楚的,就是要气你,气死你!
    “赖汉批评”满口“痞话”。我们知道,在娱乐文化盛行的时代,讲痞话,具有很强的视听效果和颠覆力。不管有没有道理,说两句俏皮的“痞话”,听的人准会发笑,好了,你们只要一笑,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赢了。
    “赖汉批评”还有一个常用的方法是“请君入瓮”。就是在批评之前,早就把被批评对象的位置给定好了,坑也挖了,陷井也铺设完毕;然后,请进来吧!对被批评的人来讲,不容分说,只要他缠上了你,那犹如“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他们写批评文章时总是有一个特点,常常从若干文章中挑出只言片语,然后强加给别人一个莫须有的逻辑与一顶大帽子。
    中国艺术批评界普遍存在着一个“自说自话”的现象。就是在批评别人的时候,永远按照自己的思路走,有的时候为了批评的方便,自己树立一个莫须有的“假想敌”,硬生生地栽在别人头上,然后痛批一番,也不管事实是不是这样的。
    例如,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谴责:“有些人就是要鼓吹“全盘西化”,全面地否定传统文化”,然后批得热火朝天。冷静一想,谁说了这样的话?在什么地方说的?没有!这些年来没人说过!这是一个假想敌。爱树假想敌,爱批假想敌,这是中国批评界的顽症。
    “赖汉批评”特别擅长此道。他们比较喜欢唯一性的方向,他喜欢简单地在艺术领域使用对、错的概念;他喜欢非此即彼的思维……。由于这样,他们常常是在“自说自话”,为了让自己正确,不断地树立假想敌,制造“冤假错案”。反正对他们来讲,有了快感他就喊,不管喊对喊错。至于这对别人是不是客观、公平,他是不管不顾的。
    正因为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赖汉”骂人,随心所欲,想骂谁就骂谁。挨了“赖汉”的骂一般是无人回应的。这里头除了不屑和轻蔑,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健康的“好汉批评”和自说自话的“赖汉批评”相互不接轨,尿不到一个壶里。
    老是这样不理好像也不是办法。大家都这样,是对“赖汉批评”的间接鼓励和怂恿。时间长了,搞得“赖汉”同志们很“泡”(读第一声)。大家越不理,他们越来劲,动不动就“发飚”。长此以往,不利于他们的心理健康。他们误以为自己真牛屄,真王小丫,越来越不能正确地判断形势,也不能正确地判断自己。
    “赖汉”敢骂人,骂了还白骂,这种感觉真爽啊!何况,总是会有些看热闹的在旁边起哄,喝彩,久而久之,“赖汉”开始“得瑟”,(东北土话),不知道自己在哪了!
    要是大家都不愿意惹事,就是被骂了,也息事宁人。这将客观上使得“优败劣胜”定律成为艺术批评界的潜规则,也使艺术批评的生态环境严重恶化,从此以往,艺术批评好得了吗?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段炼:八五思潮的两个极端遗产 【 打印 】

    相关文章
【高岭】艺术批评的当下挑战与价值作用不容忽视 2015-12-28 18:23:36  
【邵大箴】“观念”之后绘画反弹,绘画技艺与批判性应该共存 2015-12-21 18:34:15  
【鲍栋】梁硕:在经验“纠离”的后台 2015-12-17 13:35:08  
杨卫:我的野史观(下) 2015-12-17 12:26:37  
【徐虹】“艺术只分好坏,不分性别”吗? 2015-12-10 11:09:06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