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段炼:八五思潮的两个极端遗产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博文精选
段炼:八五思潮的两个极端遗产
时间:2015-10-8 17:48:52      点击次数:183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段炼     字体颜色

    当八五过去三十年时,我们有了一个冷静反思的机会,得以客观地重看八五思潮。历史地看,八五同五四相通,现实地看,八五同当下相通。这两个相通处,便是八五思潮的极端两极性,我称之为愤青精神和狂徒情绪,这是八五思潮的极端主义二元遗产,今天仍然流行于当代艺术界。
     愤青精神是一种激进的文化态度,在二十世纪中国历史文化的大语境中,表现为两个凡是:凡是中国的就反对,凡是西方的就拥护。在八五时期特定的具体语境中,愤青精神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反对一切现存机制:在艺术中反对写实倾向、在文化中反对现实主义、在思想上反对历史承传、在体制上反对学院建构。到了后现代时期的表述话语,则反对宏大叙事,将个人琐事和一地鸡毛捧得则至高无上。这盲目叛逆,来自青春期的愤怒,可以追溯到五四运动中火烧赵家楼和打倒孔家店的鲁莽,近百年后演变为虚无主义和犬儒精神及其混杂,并在21世纪的当代艺术中发扬光大,以长不大为时尚,终日追星,永无成熟之日。
    狂徒情绪正好相反,是另一极端的激进文化态度,同样表现为两个凡是:凡是中国的就拥护,凡是西方的就反对。这种狂热的民族主义极端情绪,在五四时期也已露出端倪,但隐蔽在反对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的外衣下,貌似与打倒孔家店相对,实则一左一右,遥相呼应。与八五时期全盘模仿西方的倾向相对,狂徒情绪躲藏在继承民族文化传统的旗帜下,以文化寻根为号召,到21世纪又以提倡国学国粹为旗号。五四、八五和今日的民族主义者,皆以二元思维方式而将中国文化同西方文化对立起来,以反对西方的文化殖民主义为号召,将传统文化一律视为国粹,狂热弘扬。
    在21世纪初期精神空虚、思想混乱、全无价值观的当下社会语境中,八五的愤青精神和狂徒情绪都具有良好的生存土壤和发展条件。在国际政治的层面上说,冷战时期的地缘政治观貌似结束了,但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各自的思维定势仍沿袭着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尽管双赢之说挂在嘴上,但实际上玩的是零和游戏。在中国的内政和思想层面上说,极端自由派和毛左之争,以二元论而将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对立起来,故意将人权和主权置于水火不容的对立位置,恰如台湾的蓝绿政治,不惜撕裂民心和族群,以获取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而国中的网络大咖们,更是学会了台湾作家龙应台的手法,以为民请命的悲情牌为幌子,故意将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对立起来。可是,美国人却至今仍记得民主党前总统肯尼迪的名言:“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时至当下,或许是为了调和这二元的极端倾向,文化领域里“与国际接轨”之说得势,呼应了地球村的全球化和本土化大潮。其结果,中国文化以国学为先锋,势如破竹走向世界,不料却操之过急,处处碰壁。在艺术领域里,出国办展成为花大钱花傻钱在罗浮宫咖啡厅摆地摊之类的笑柄,丢人现眼。此际,反观所谓精英小圈子,例如当代艺术批评圈,或乌有乡的艺术圈,我们看到的仍是愤青精神和狂徒情绪。前者唯西方政体的马首是瞻,在艺术界大谈美好的西式政治,谈出的却是艺术家的小儿科政治;后者将当代艺术视为美国阴谋,打出重写艺术史的旗号,鼓吹中国中心主义。二者的表演,让世人见识了当下知识精英的偏狭和智商无下限。
    对八五二元极端遗产的上述认识,有人可能会反驳我,说我对两个极端各打五十大板。可是,这反驳是二元论者唯一能提出的反驳,正好说明其跳不出二元思维的僵化模式。君不见,当下对八五遗产的反省,也出现二元观点:要么竭力否定,要么卖力讴歌。我不得不问:难道艺术界不能多开个脑洞?
 
2015年7月,成都
江苏《画刊》2015年第9期
此处有改动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孙振华:美术馆成为“中心”之后 【 打印 】

    相关文章
段炼:当代艺术的本体论 2015-7-27 13:25:06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专访水天中:美术研究需要历史眼...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