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杨卫:我的野史观(下)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专题 >> 理论争鸣
杨卫:我的野史观(下)
时间:2015-12-17 12:26:37      点击次数:2269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杨卫     字体颜色

 

(三)
 
    多年以后,我做过一个粗略的调查,像我们那一茬人,出来学画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守本份、调皮捣蛋的家伙。也许,这跟绘画的美学性质有关系。作为一种创造性职业,绘画最忌讳的是拘束自己,守成过去。这一点恰恰吻合了调皮捣蛋的性格。所以,我们看到艺术史上的那些集大成者,往往都是一些离经叛道的家伙。比如毕加索,比如杜尚等等。这些人不落俗套,不守常规,很像是折解自家闹钟的“坏小子”,扰乱原有秩序的同时却改变了时间的指向。我刚开始学画,就发现了这点。老师说我感觉很好,其实,这些感觉的由来都是得益于我先前的叛逆与出轨。
    说起那个时候学画,我现在仍然有些心花怒放。因为我学画的那几年正好赶上了中国历史上一个少有的思想繁荣时期,社会在经历了1983年的“严打”和“反精神污染”运动之后,一股亟待更新的反弹力量勃然兴起,在1985年前后催生出了一个更加宽松自由的环境。我在学画的过程中,就深刻地感受到了身边的变化:首先是来自思想领域,突然间大批的西方哲学摆上了书架;紧接着是文艺创作界,一时间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新观念、新手段,引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我目睹着这些层出不穷的新鲜事情,心绪早已像炊烟一样伸向了窗外,哪还有专注的神情来面对画布。所以,我在学画期间,绘画的能力一直没能获得太大提高。多年以后,我放弃艺术创作而转到艺术批评,如果追究起来,当年的绘画技术没有过关也是一个原因。不过,人生的得与失是成正比的,既然鱼和熊掌不可人兼得,那么如何避轻就重就显得尤为重要,甚至会成为人生的一门学问。只是对于我,并不是先有了学问才照本宣科地选择人生,而是先有了人生的诸多感悟,才不断地学而问之,有了后来的知识。当然,这一切也都离不开我的那个时代,离不开那个时代西方哲学的启蒙。
    最先打开我的思想视野,引发我求知欲的是弗洛伊德。他从人的梦境里寻找潜意识的积淀,并以此作为一个病理分析的解剖刀,来对文明社会的理性规范进行治疗,让我茅塞顿开,感觉到了理性世界的背后还有一根灵动的神经。正是从这里开始,我后来找到了进入思想史的途径,并发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尼采、弗洛伊德和福科等等哲学家们之间若隐若现的精神联系。由此反观,再回到中国的语境,我似乎也能够从孔夫子、董仲舒、朱熹以及黄宗羲和王船山等人身上看到“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孟浩然《与诸子登岘首》)的思想脉络。尽管这些联系没有什么学理的支持,脉络也并不清晰,但我靠着生命经验和阅读经验将他们抽象地贯穿起来,却让自己获得了诸多的价值启迪。我把这种启迪称之为精神共振。后来,我从鲁迅的一些作品中也产生过类似的共振。比如他对魏晋风度的阐释,以文人与酒和药的关系进行解读,就别出新裁,让我看到了帝王将相的家谱史背后还有一种另辟蹊径的野史观。至此,我开始视鲁迅为自己的精神向导,并从中逐渐确立起人生的价值。
    这就是我那些年学画的经历,名义上是在学画,实则脑子早跑了,跑到了柏拉图的精神“理想国”。现在我可以说,我能够顺利地转到艺术批评,那个时候的思想基础起了很大作用。但这已经是“柳暗花明”之后的心得了,如果回到当初,我却是被这种意想天开所连累,几乎耽搁了前程。因为脑子走了神,很难再专注于画面,所以画没学好,造成了几次报考美术院校,均都名落孙山的后果。尽管后来父母出钱进行补救,让我以自费的方式还是读上了大学,但不是凭着“真本事”的考入,对我而言,仍不失为一种遗憾。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上篇文章:【杨卫】行为何以艺术
    下篇文章:【鲍栋】梁硕:在经验“纠离”的后台
【 打印 】

    相关文章
【杨卫】艺术与哲学的三次幽会 2016-1-4 11:36:07  
【杨卫】行为何以艺术 2015-12-15 12:44:2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