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视频 基金会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杨小彦】美是一种偏见,不要讨论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杨小彦】美是一种偏见,不要讨论
时间:2016-9-22 13:08:36      点击次数:1094      来源:互联网      作者:杨小彦     字体颜色


美在哪里?

    几乎所有人面对看不懂的艺术,都会发问:告诉我,它美在哪里?

     我是那种不断被人追问这一问题的人之一,因为我是所谓的艺术理论家,做艺术批评。也就是说,我是那种不自量力的人,希望告诉观众,艺术意味着什么?或者通俗说,如何看懂艺术。

    的确,二十世纪现代主义制造了艺术和公众的对立,结果是,越是让人不懂的,就越是艺术;相反,看得懂的可能就不是艺术。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在我看来,现代主义艺术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作品是容易懂的。有谁会看不懂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不就是流行图片的复制版嘛!梦露人人皆知,安迪.沃霍尔就把她的流行照印成彩色版画,这会看不懂?


玛丽莲·梦露肖像作品

    即使那些似乎不太容易理解的艺术,比如,抽象艺术,也容易懂。康定斯基就说得很明白,那是自发的涂抹,是随性的发现,原本就存在于调色版中。当然,他后来专门解释说,里头有“精神性”在。另一个画家克利,强调儿童的天真纯朴,努力模仿其中的稚拙,以为这样才会发现“真我”。他们的作品,不难懂呀!凭什么还要去发问:美在哪里?

    归根究底,是因为问者内心有一个关于美的标准,眼前作品与其标准不符,所以才严重地发问。可是,你有标准,我又如何回答?不符合你之标准的,你不懂,剩下的,其实都是讨好你眼睛的东西,结果你懂了。问题是,如果艺术只涉及讨好,还研究艺术干嘛?人们还去从事艺术创作干嘛?艺术魅力,不正好表现在对可能的表现力的探索上吗?所以,我建议,面对不懂的作品,最好先不要这样发问,之后,理解才有可能产生。

美是一种偏见

    1922年,著名报人李普曼在《公众舆论》中指出,人们一直生活在巨大的成见库之中,每天被各种成见所包围。他慎重地说,由于个人经验有限,人们绝大多数的知识都来自媒体的宣传,来自道听途说,来自由来已久的解释,结果是,所有这些叠加起来,就构成了超越个体的流行偏见。

    这么多年过去了,李普曼的结论竟然一直没有被推翻,成见库就像无处不在的基因,不断地塑造着人们日常交流的信息形态与内容,让他们在各种场合不停地吵架,还自以为掌握了绝对真理,一副舍我其谁的先知姿态。

    所以,当有人面对自己不理解的艺术时,当他们严肃地、声色俱厉地质问我说,它美在哪里?我就会想,我的解释真的有用吗?

    英国艺术史家贡布里希在他那本著名的《艺术与错觉》中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对于艺术缺少基本常识的人,艺术对他们来说只有“像”和“不像”之分:像的,是艺术,越像,越是艺术,反之,不像的,就不是艺术,尽管如何“像”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也需要常识。正因为如此,“栩栩如生”才是描写艺术的常用语,“画龙点睛”成为了论证艺术不朽的传说。


马塞尔•杜尚《泉》

    比如,当有人面对杜尚的小便池这样问我时,我应该如何回答?我说,这里包含了一场争论,一个问题,一段历史,一出闹剧,等等。但是,我这样算是回答了吗?显然没有。

    还是回到两千多年前苏格拉底的答案吧,他告诫说,美就是难呀!我怀疑他的真实意思是:美是一种偏见,不要讨论。

本文摘自杨小彦专栏《横眉热对》

杨小彦,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艺术理论家,撰写有上百万字的专业评论,涉及绘画与摄影等领域;著有《艺术史的意义》、《尚扬评传》、《篡图:作为初级历史的艺术批评》等;创作油画作品。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上篇文章:艺术史的艺术(一)
    下篇文章:【费大为】中国当代艺术25年来没进步
【 打印 】

    相关文章
【王林】谁来批评许江? 2017-5-25 11:26:36  
【付晓东】双年展的隐喻 2017-5-25 10:53:34  
【王南溟】策划人的学术性:高名潞与栗宪庭 2017-5-25 10:27:55  
【水天中】“通变”——现代中国美术的核心问题 2017-5-25 10:18:05  
【盛葳】为什么没有“新乡土”:或论西南艺术中“乡土”传统的断裂与失落 2017-5-25 10:07:59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什么是后现代艺术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王林】谁来批评许江? 图片文章
【付晓东】双年展的隐喻
【水天中】“通变”——现代中国... 图片文章
【盛葳】为什么没有“新乡土”:... 图片文章
【王南溟】策划人的学术性:高名...
【俞可】进退两难的尴尬——当代...
【付晓东】都在这一口里了——谈...
【盛葳】反抗的终结与阐释的焦虑... 图片文章
【徐虹】中国当代文化语境中的女... 图片文章
【皮道坚】水墨形而上——我们时... 图片文章
谁来为中国当代文化代言?——艺...
【俞可】同感·同感——年轻的艺... 图片文章
【何桂彦】“图像转向”与中国当... 图片文章
【邹跃进】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一...
【杨小彦】女人体:从“唯美”到... 图片文章
【邹跃进】文化身份的焦虑 图片文章
【黄专】我们艺术中的集体主义幽... 图片文章
【郎绍君】掘开沉埋的历史—— 《... 图片文章
【鲁虹】蜕变中的突破——现代水... 图片文章
【顾丞峰】现实主义再认识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招聘信息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基金会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7419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