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视频 基金会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彭德】美术批评家年会与北京西客站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彭德】美术批评家年会与北京西客站
时间:2016-11-9 10:17:44      点击次数:33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彭德     字体颜色

彭德

北京西客站遭遇记

    从北京西客站到批评家年会下榻的国际饭店,只有10公里。因为堵车,组委会无奈地建议我搭乘地铁,否则花三个小时也别想到会。领教了北京地铁一号线,我在离京的动车上写下了这篇遭遇记:
北京的雾霾可怕,更可怕的是交通。雾霾只是空气的异态,交通之糟糕却是常态。时近初冬,坐高铁抵达西客站,接车人被车辆筑成的长城堵死,我不得不换乘地铁。有人讲西客站的地铁口如同地狱入口,不过下地狱者毕生只走一趟,地铁入口对于当地居民每天早晚都要光顾。脏兮兮的地铁口,气温高得离奇,仿佛在体现西客站的特殊热情。衣服脱到只剩内衣,脊背还在出汗。如果在人群上方挂笼子孵蛋,小鸡肯定会提前出壳。无比佩服北京人的耐性,几十年如一日地忍受而从来没有听说过公开抗议。外地乘客缺少北京人的涵养和韧性,愤怒的情绪发泄在手机上。此伏彼起的打手机者流露着便秘的表情,扯着喉咙呐喊,把气温又提高了许多。环顾这个空间,一张张木然四顾的陌生脸庞,浮动在熙熙攘攘、你推我挤的人流之上。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些一晃而过、彼此把对方当小偷或歹徒提防着的人物,即便不是精英,也都不是等闲之辈。但凡能坐高铁到北京的人,都有笑傲他人的资本,可是西客站是个变形器,任何人都有可能在这样的地方变态。这是一个会使你我的情绪扭曲、气质降格的环境。从地铁口出来,冷嗖嗖的气流如同西游记中的妖风,不知道从何方窜来,脱下的衣服全部复原仍然觉得寒冷。出了地铁,眼前浮现的是一个同你我无关的大都会。同1980年代相比,今天的北京时髦而整洁,可是却失去了让人怀念的人情味。当年觉得多余的围墙之外,平添了一溜溜冰冷的铁栏杆。从动车踏进地铁口到爬出地铁,我先后问了六人才没有迷路。我在心里用国骂诅咒秩序的混乱,用京骂痛骂自己像个没有见过世面的老土。1999年我写《未来美术一百年》,预言西客站等拙劣建筑物会被拆除。北京啊,你何时下手?
 
美术批评家年会

    我缺席美术批评家年会累计四届,按规则应当被开除会籍。本次是第十届,我应邀赴会首先是为了满足贾方舟的愿望:大团圆合影让老人们统统露面。六十岁以上的批评家已达20人,彭德在其中先死的概率为百分之五,创建批评家年会的老贾不能不有所防范。人的死亡不会论资排辈,比如早夭的邹跃进和黄专。批评家的主体应当是中青年,当然老先生有时候会突然发声,比如邵大箴先生讲的几句肺腑之言就让我意外和感动。人之将老,其言也真,他的发言可为表率。本届批评家年会的议题是“批评的有效性”,我的发言介于学术和技术之间,比较平淡,大意如下:
    批评怎么做才有效,首先是传播的问题。传播的内容能否被接受,涉及批评者的立场、态度、方法和学术的穿透力。这要求批评者具有从事批评的专业素养,系统了解同批评关联的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已往作为支配艺术批评的哲学已经被解构,而解构哲学也走到了它的尽头,很多哲学家开始关注宗教问题。以巫术为特征的原始宗教以及历史宗教,被视为艺术的源头。其结果,转了一圈,批评问题回到了它的起点。批评涉及的范围和批评的可能已经接近人类理智的极限,很难再出新招。唯一的新招是快速变化和推进的电脑数字技术。数字技术可以改变批评的形式和传播方式,提高批评的传播效果。随着自媒体的出现和微信的普及,批评已经从少数人的特权变成大众行为。批评的普及会唤起有深度的批评,而有深度的批评不等于写长文章。中国当代艺术有自己的发展逻辑,可是历届年会没有同中国文化、历史和现实直接发生联系。作为松散的学术共同体,批评家年会今后怎么做?我觉得一是人员结构需要分化重组,由一个学术共同体变成几个共同体,彼此之间保持良性互动的关系。二是需要吸纳其他领域有影响的学者参与。这种参与可以是随机的,更多的应当是持续的。三是需要同美术界广泛合作,比如世界艺术史年会的十几个分会场放在中央美院和中国美院召开,影响就很大。中央美院网站把我的发言“赋象艺术论”做成视频,据说传播面比我收录的十五年来的评论文章的纸本书籍大得多。大学是思想自由驰骋的地方,美院在大学中最自由,它不是当代艺术的天敌。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下篇文章:祛魅的女英雄(上)——女性主义眼中的阿特米西亚 【 打印 】

    相关文章
【岛子】后现代转向中的德国当代录像艺术 2017-1-18 14:57:38  
【陈孝信】批评问题答问录 2017-1-17 22:02:52  
【郑荔】佛教雕塑何以“当代” 2017-1-17 21:33:55  
【郑娜】当代艺术中的个体修辞 2017-1-17 16:03:11  
【吴鸿】理性的自由主义者的艺术践行 2017-1-9 12:14:09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什么是后现代艺术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鲁明军:目光的诗学及其历史 图片文章


【岛子】后现代转向中的德国当代... 图片文章
【陈孝信】批评问题答问录 图片文章
【郑荔】佛教雕塑何以“当代” 图片文章
【郑娜】当代艺术中的个体修辞
【段炼】莫里斯的符用学与南宋山... 图片文章
【栗宪庭】我最在乎独立电影的真... 图片文章
【吴鸿】理性的自由主义者的艺术... 图片文章
【孙振华】美在当下 图片文章
巫鸿:漫谈中国美术历史 图片文章
【佟玉洁】材料即思想——中国女... 图片文章
当毒舌艺评人Kenny Schachter写毒... 图片文章
抽象艺术在中国的尴尬之境 图片文章
对阿多诺和格林伯格现代主义美学... 图片文章
【海夫】“素问”问什么
《素问》第四回展12月16日在四川...
【杨卫】丰富的基础——关于第四... 图片文章
【杨小彦】“摄影”谋杀了摄影 图片文章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沈语冰】抽象艺术研究的几种主... 图片文章
【段炼】从基弗大展反观中国当代...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招聘信息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基金会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7419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