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中国美术史论学科发展简述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中国美术史论学科发展简述
时间:2018-1-18 13:15:44      点击次数:2700      来源:互联网      作者:赵汗青     字体颜色

作者简介:
赵汗青,陕西西安人。现为人文学院美术史学系研究生,于专业期刊发表文章若干。

    1917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姜丹书(1885~1962)编写的《美术史》,算是中国第一部现代形态的美术史著作。如果以这本书的出现为准的话,中国现代美术史论学科发展已经有整整一百年。从民国的美术史书写,到建国后的美术史论专业建设,再到1990年的美术学更名,再到2011年的艺术学门类独立,美术史论专业一步步从幼小走向成熟,曾经经历了筚路蓝缕的徘徊,现今也拥有了人文学科的担当。

一、美术史的西方源起

     首先,美术史是一个发源于西方的学科概念。西方现存最早的美术史料文献始于古希腊老普林尼(Gaius Plinius Secundus 公元23~79)的《博物志》。这部巨著是一部百科全书,其中第三十五卷部分为绘画艺术篇,谈到了绘画颜料加工与雕塑制作技术,同时讲述了古希腊艺术家们的轶事和相关作品。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人瓦萨里(Giorgio Vasari 1511~1574)所著的《艺苑名人传》,是为早期较为完备的美术史著作。该书从13世纪的佛罗伦萨画家奇马布埃开始,一直写到16世纪的艺术巨匠米开朗基罗,总共讲述了200余位杰出艺术家的生平及其作品,并将艺术发展的循环论观点引入其写作之中,因而被视为美术史之父。

     1719年,英国人理查森(Jonathan Richardson,1665~1745)在其《讲演二篇》(Two Discourses)中,最早提出了“艺术史”(History of Arts)的概念。而具有近代意义的艺术史观念则始于18世纪的德国人温克尔曼(Johan Joachin Winckelmann 1717~1768),温氏在其1764年的《古代艺术史》(德语:Geschichte der Kunst des Altertums)中,以风格样式的变迁阐明艺术史,并认为“艺术史的目的在于叙述艺术的起源、发展、变化和衰颓,以及各民族、各时代和各艺术家的不同风格,并且尽量地根据流传下来的古代作品来作说明。”这部书所反映出的艺术史观念的成熟之处有二:一是确立了以作品风格作为艺术史叙事的角度,而非传统历史学的人物事件叙事,二是以看得见的作品图像去证明人类历史,而非传统历史学的用文字说话。因此温克尔曼也被视为“近代艺术史之父”。当然温克尔曼的写作中也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用“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这样的单一审美原则去评判古代艺术作品,被后来学者认为温氏“艺术史”思想还是没有脱离之前的鲍姆嘉通“美学”思想,还是在做一种对感性认识完善的强调,从而致使之后的德国一代代艺术史家所作的一项长久工作就是如何一步步建构“艺术史”的学科性,从“美学”的思想中独立出来。


(德)温克尔曼《古代艺术史》1764年

     此处需要说明的是,德语“Kunst”的严格意思就是指造型艺术(主要就是绘画和雕塑),说的再明确一点就是“美术”。这与1746年法国人夏尔·巴托(Charles Batteux,1713~1780)所说的“Beaux-Arts”(美的艺术,也可简称“美术”)是无法直接对应的,因为在夏氏的观点里,“Beaux-Arts”既包含作为造型艺术的绘画与雕塑,还包含有音乐、诗歌、舞蹈,更接近于我们中国人后来认为的“文艺”概念。所以德语中的艺术(Kunst)、艺术史(Kunstgeschichte)、艺术学(Kunstwissenschaft)就是我们说的美术、美术史、美术学。

      19世纪,艺术史在德国正式被列为大学课程,从此“艺术史”不再是作为史学书写题材,而是作为学科建立。1833年,德国人库格勒(Franz Kugler,1808~1858)出任柏林大学艺术史教授。1844年,柏林大学正式设立艺术史教席,后1852年维也纳大学也开始设立艺术史教席。从而诞生了艺术史研究最著名的两个学派:柏林学派与维也纳学派。从整体上看,前者更倾向于作为文化史的艺术史研究角度,而后者则更加注重对作品造型风格本身的分析。到了风起云涌的20世纪,随着社会变革和文化发展,图像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多元艺术史研究方法纷纷形成并展开,促使艺术史作为学科更加成熟,作为研究更加丰富。

     1900年,德国人格罗塞(Ernst Grosse,1862~1927)出版《艺术学研究》(德语:Kunstwissenschaft Studien),首先提出了“艺术学”(德语:Kunstwissenschaft)这个名词,格氏观点认为艺术史加艺术哲学等于艺术学,其艺术史的概念源自温克尔曼到费德勒一系,艺术哲学的概念则源自鲍姆嘉通到黑格尔一系。仍然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艺术学”就是指美术学(其主要内容包括史和论两大部分),与今天中国的艺术学(作为学科门类)概念并不是一回事。1906年德国人德索(Max Dessoir,1867~1947)出版《美学与一般艺术学》(德语:Asthetik und allgemeine Kunstwissenschaft),进一步阐明了艺术学区别于美学研究的独立存在性,并首次提到了“一般艺术学”这个概念,谈到艺术起源、本质、分类等问题。此书虽仍然用“Kunst”作题目,但是讨论对象却包括了音乐、诗歌等其他艺术门类,所以德索的“一般艺术学”被视为真正艺术学的独立,可以理解为今天中国的“艺术学理论”学科。

二、美术史的中国发展

     中国的所谓美术史研究,在古代主要是书画论、品、著录、史,留下了诸多文献。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较为科学完整的绘画史,成书年代为唐宣宗大中年间(847~859),比意大利瓦萨里的《艺苑名人传》(初版1550年)早七个世纪。此书中,作者从对中国绘画历史发展的宏观时代考察到画家的个人记录,从作为本体的风格技法到社会的外在接受,均分章节专门论及,基本涵盖了后世对绘画作为一种艺术门类考察的所有方面,是为其成熟性。不过这种全面写作的优点,在元代之后逐渐丧失,元代之后的文人画史画论写作往往感知性增强,考察性削弱,延说性增强,辨析性削弱,从而成为近现代部分学者诟病的矛头指向。

      “美学”“美术”“美术史”“艺术”等名词都是从日本引进,日本则从西方引进,尤其是“美术”“艺术”两词,译介过程较为复杂,大致情况是从晚清到民国早期,主要使用“美术”一词,1920年代之后“艺术”一词使用日渐频繁,当然这两个词的词义所指也多样,此处暂不展开。单就“美术史”而言,1882年,美国人芬诺罗萨(Ernest Francisco Fenollosa,1853~1908)在日本东京大学发表题为“The True Meaning of Fine Art”的讲演,将“美术史”(Art History)的概念引进日本。1899年,“美术史”作为正式学科名称登记于东京大学的课表中。1912年,“美术史”作为学科科目出现在民国政府教育部《师范学校课程标准》文件上,但注明“得暂缺之”(因为师资教材缺乏的缘故),于是有了191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姜丹书(1885~1962)编写的涵括中西的《美术史》,算是中国第一部现代形态的美术史著作(另外在民国成立前一年有吕澂编译的《西洋美术史》),但是无论如何在当时还是滞后于日本学者(大村西崖、内藤湖南、中村不折等)对中国美术史的研究进度。受民国整体大环境的影响,当时中国的美术史研究主要还是以日本为媒介,间接受西方影响,但也诞生了陈师曾、潘天寿、滕固、郑午昌、傅抱石、秦仲文、俞剑华等一批学者的重要著作,为后来的中国美术史研究成就奠基之功。在外国美术史领域,则有吕澂、俞寄凡、丰子恺、萧石君、倪贻德、陈之佛、史岩、钱君匋等学者的编译工作,是为中国的外国美术史写作之滥觞。


姜丹书《美术史》1917年

     新中国第一部美术史是1953年胡蛮(1904~1986)的《中国美术史》(是其40年代在延安鲁艺时所写著作的再修订),其中以马克思唯物史观和毛泽东文艺思想为指导,但这部书也在1956年受到强烈批判。1957年,王逊(1915~1969)先生主持建立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为美术史在中国发展成独立学科做出了重要贡献。新中国第一批高校美术史教材编写主要有王逊《中国美术史讲义》(1956)、李浴《中国美术史纲》(1957)、阎丽川《中国美术史略》(1958),而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很长时间内,受意识形态影响,中国的外国美术史写作与研究更多受苏联影响。改革开放之后,一批大部头的美术通史和画册编纂成书,主要有王伯敏《中国美术通史》8卷本(1987)、王朝闻《中国美术史》12卷本(2000)、朱伯雄《世界美术史》(88年版10卷12册,06年版8卷)、金维诺《世界美术通史》21册(2004)、《中国美术全集》60册(1989)、《中国美术分类全集》304册(2014)、《宋画全集》23册(2008)。此外还有诸多名家研究著作、教材写作、大部头画册等,数量庞大,笔者计划另行撰文进行专题介绍和论述,此处不再展开。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杨小彦】杨小彦:中国抽象艺术有“先天”的悲剧色彩 【 打印 】

    相关文章
巫鸿:漫谈中国美术历史 2017-1-1 14:24:57  
巫鸿|“墓葬”:可能的美术史亚学科 2015-9-9 17:44:2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