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白明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白明
时间:2018-8-21 10:17:20      点击次数:35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陈孝信     字体颜色

 


▲物语·思辨·形式


     白明属于中国后89一代艺术家,但却一贯特立独行。他在大学时代就崭露了头角,而且是“双管齐下”——既做现代陶艺,也创作抽象油画。在两个不同的领域里,他的起点都高于一般的艺术家。尤其是在抽象油画的领域,他具有了非凡的才智。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他就在台湾一位杰出艺术投资人和朋友的帮助下,在北京?国际艺苑举办了较大型个展,而且是一炮打响,名动京城。在这个展览上,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自然还是他的抽象油画。

      这个时候,我个人的注意力也主要集中在他的抽象油画上,但还只是看到了一些资料。他住在通县城里的时候,我才有了一次考察他抽象油画原作的机会。这次考察,使我在大开眼界。
从心底里说,我十分喜欢他的这些作品。

▲2014年 白明赛努齐展览

▲2014年 白明赛努齐展览


     理由之一是他的作品大气、大度、大方,给我带来了一种少有的震撼力。白明的抽象艺术境界既无具象之形,无常形,无定形,又单纯、简约、虚灵,并趋向了一种纯粹的境界,且还蕴含着丰富的情感意蕴和哲理意味(对此,陆蓉之的评论已有精到评述,此处不赘)。形式上的严整与深层次内涵的统一正是抽象艺术在发展中所面临的一个难题,也正如米?瑟福所说:抽象艺术的关键乃在发现自我,发现最内在的本质,并借助适当的技法去表现这种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东西(《抽象绘画史》,中译本,P30)。这个难题到了白明这里,却几乎就是在一种不经意的状态下,被他攻克了(过程中的艰辛唯有他个人自知),可谓十分难能可贵。

▲物语·红山切片·反


     理由之二是他对材料的特殊敏感和恰如其分的精到把握。在这些作品中,他大量地采用了沙子、文化表征物等综合材料。因而,被称之为“物语”(即“物”的话语,“物”的言说,“物”的境界)是恰当不过的。可他的“物语”既不粗砺,也不张狂,而是“江南丝竹般的温润”,“黄钟大吕般的交响”(贾方舟语)。他的“物语”又仿佛不是直接诉诸视觉和触觉,倒是诉诸听觉和心灵的。这种“心——物”交融的东方材料观念,使白明的作品具有了与西方综合材料艺术迥然有别的特殊魅力。所以,白明的“物语”,正如我们的茶道,是值得慢慢地去品味的。

▲2016年 堪萨斯展览
  
▲2016年 堪萨斯展览

▲参禅·形式与过程

     在我与他深入交往中,才发现他的诸多成果中,现代陶艺是最出色的,品位也是最高的。只有做陶瓷这一项,才是他艺术的底色(底色应不同于本色,底色犹如基础、发源地)和“本行”。而且,他在努力沟通中、外现代陶艺界,促进交流,以及推广世界及中国现代陶艺的最新成果等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富有成效的工作。可以说,他是中国现代陶艺界一位不可或缺的“信使”。

      提起白明的“本行”,我最欣赏他新近完成的《器——形式与过程》系列作品以及《大成若缺》系列作品,还有前些年完成的《山水与时间》等。

       现代陶艺的第一个标志应是它的“纯艺术”身份。传统陶艺几乎都是些实用器具,“陶艺”是附着在

     “实用”表面的(一旦成古董以后,情形则有了改变)。现代陶艺则可能从一开始就摒弃了“实用”的概念或者说从工艺品中“分流”了出来,器形也罢,瓷色、釉色也罢,都是现代陶艺中独立的“主角”。在这一点上,可以说,已与雕塑并无二致。它所不同于现代雕塑的正是传统陶艺就已具备的那个传统——和泥、打浆、制坯、描画、上釉与烧制等一整套工艺流程。这个完整的工艺流程经过世代工匠的长期积累和不断革新,已臻完美境界——几乎就是无懈可击。所以,完善的传统工艺流程及其几乎是高不可攀的品质、品位,一直是横亘在现代陶艺家面前的“万里长城”。

      我不敢说白明的现代陶艺已经跨越了这道“万里长城”,但却有把握地说:他找到了转换传统的一个重要的切入点——器形,并使它获得了勃勃的生机,孕育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新生命。例如,2002年完成的第一组《器——形式与过程》,该系列约有几十件,器形十分自然,并无做作的痕迹,曾出现在由我策划的“中国版本——2005?北京邀请展”上,引起普遍关注。

▲2017年 北京民生美术馆个展“醍昂-白明的国度”

▲2017年 北京民生美术馆个展“醍昂-白明的国度”


      细观它们,犹如一根根毛竹节,兼或有点女阴或阳具的意味。虽然,它们完全失去了器具的功能,但却蜕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生命体,既令人敬畏,又让人惊喜。这些触手可及的生命,一一横呈在眼前时,竟使我们忘记了它们原是泥土身!

      2004年完成的第二组《器——形式与过程》,约有上百件。最初我是在武汉——“首届《美术文献》提名展”上见到它们的。当时的第一眼印象是这些“小玩意”竟可以化腐朽为神奇。这些或残缺,或扭曲变形的“器具”——它们的前身正是我们所熟悉的日常器皿,居然重新脱胎换骨,登上了纯艺术的大雅之堂。一眼望去,也许会令人哑然失笑,可细细品味,这些不再具有实用价值的畸形物,竟然变得十分可喜了。艺术家的几分智慧,几分幽默感,或许还有一点调侃世俗的意味,都经由这些并不起眼又各具个性的“小玩意”而表露无遗。这或许就是古人所津津乐道的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吧!以上两组作品,都用上了“集合”的理念。倘若仅仅是一件、两件,肯定起不到点题、醒神的作用,只有十件、百件“集合”起来,既整一又充满了差异性,才令人猛然一惊一喜,犹如醍醐灌顶一般。

▲山水与时间

      《山水与时间》这组作品的器形取法自然,浑朴大方,如自天外飞来一般,令人感到玄奥无穷。除了器形上的出奇不意之外,上列作品的文脉亦十分清晰。文脉又主要体现在表面的文饰上。刘勰说:文辞所被,夸饰恒存(参见《文心雕龙?夸饰》)。这些作品的文饰除了瓷质,即是瓷的本色(或白,或青,关于这方面的技艺水准、品相、质地,应另有专家来评)之外,还经由艺术家的描画,添加了几何点、线,抽象图形、纹样,仿古的山水或花鸟画,稍加点画,即神韵自出,可谓是“以少胜多”,“夸而有节,饰而不诬”(刘勰语)。

      这些描画既透发着儒雅气息,又具有鲜活的现代感。所以,这些文饰是东方文脉与现代品格的一种结合,是一件件精神的外衣。文饰与器形,如水乳交融,相得益彰。

▲文化虫洞·墨线茶痕


      作为一位现代陶艺家的白明,在他身上较好地体现了中国文人所固守的一种书卷气与现代艺术家所应有的智慧和敏感——这两种最重要的品质。故而,他的现代陶艺之路,一定会越走越宽广。这是我深信不疑的。但我所没有想到的却是他的水墨画才华。刚接触他的水墨画资料时,我还有点不以为然呢。


      严冬时节,我冒着刺骨的凛冽寒风,去他的京东北新画室作了一次考察。这次考察的印象可用“吃惊”二字来形容。我所看过的每一幅水墨作品都可以说是别有洞天。所谓“别有洞天”,应包含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相对于传统中国画而言。这批水墨作品可谓独辟蹊径,即是说是从偏门突围而出,从而营造出了另一番水墨天地。

▲2017年 葡萄牙里斯本个展“白·蓝”(葡萄牙建筑艺术与科技博物馆)


  
▲2017年 葡萄牙里斯本个展“白·蓝”(葡萄牙建筑艺术与科技博物馆)


      众所周知,传统中国画的基本语言手段是笔墨。笔墨又分为用笔与用墨两大系统,各自的规范、程式又可以列出一大堆,且有了一千多年的深厚积累,又岂是常人所能突破?总体上说,白明的“偏门”就是重点在于求“墨”(当然也不是全然不用“笔”)。白明之求“墨”,又非“水墨神化,仍在笔力”的老套路,而是大胆地自创了一套“湿纸画法”,即先将生宣用茶水泼湿,然后迅即下笔涂抹,或平涂,或横抹,或用牛胶染过,复用茶水再染,或滴溅,或用牛胶画白线,或破或积,不一而足。大体都是让淡墨唱主角,并在淡墨中求其虚灵、明彻、微妙,如春风之化雨,润物细无声;时而也要用浓墨,浓墨如重彩,偶有着力处,则光采异常,倍觉精神。不管是淡墨,还是浓墨都要求“表画之品格,见画之丰神”(黄宾鸿语)。

▲文化虫洞·线如冰河


      古人虽也懂得“水墨为上”,以及“妙于用水”的道理,但究竟又如何妙法,古人并未真正做到像用“笔”那样无所不用其极。近人早已发现,这里面藏着一个可以施展身手和想像力的巨大空间。于是近、现代的水墨名家,纷纷在这方面下足了功夫,如张大千的泼墨法,傅抱石的“抱石皴”法,刘国松的水拓法等,各领风骚,便是明证,白明的“湿纸画法”虽不能说独一无二,但至少可以说匠心独运,别有一番心得。这批作品既体现了“元气淋漓障犹湿”的传统水墨境界,也开拓了东方媒材——生宣和水墨新的表现空间。对媒材的一种特殊敏感,似乎就是白明的一种天赋,意想不到的是,他能在短时间(近二、三年)内,就把一种曾是陌生的媒材玩得这么出色。

       除了上述的用“墨”之外,还应注意到这批作品中特殊的用“笔”。白明的用“笔”,虽然舍去了传统的“中锋用笔”和“一波三折”的规范,侧重于一种“轻描淡写”的效果,而或如频谱仪似的急速横扫、竖描,甚至有一种出“毛”的感觉,但却一样如文人画家那样新意迭出,暗寄灵性。他让笔性退居在了次位,而让节奏和动感占居了首位。这种特殊的用“笔”或许更能符合现代生活的节奏,更能排遗现代人的万千思绪。

▲方正的形式·知白

       白明时而也会融进一些书法的元素,而这些书法的视觉效果犹如雾里看花,隔纱望月,又如记忆中的一个梦,似是而非,时隐时现,处在了有无之间。这种特殊效果就像是在编织有关于传统文化的一个暗喻,让人感到了几分留念,几分感慨。


      第二层意思是相对于现代水墨画而言。这些作品很难简单地归入现代水墨画中的哪一路。若问是抽象性水墨画吗?它们虽然在图式上用了抽象元素,但又似乎不是以“抽象”为旨归。也许就是为了与他的抽象油画拉开一个距离,所以在这些作品中意地融进了意象的成分,如屋漏痕、灰瓦、枯荷、古城墙等,但又不是真正的意象,而只是一种意象的感觉效果。组合方式则是从古代竹简册编和屏风排列中汲取了灵感,所以既显得独特、别致,又很容易引起文化上的认同感。

▲方正的形式·知黑

      若问是表现性水墨画吗?它们虽然在手法上用了貌似表现的手段,但与表现主义其实是大相庭径的。这里没有所谓生命力的张扬,没有焦虑情绪的宣泄,而是在追求着人性的平和、澄明、透彻和某种自省。

      若问是“自动绘画”吗?不错,白明的创作过程确实是一个“自动”的过程,其中充满了随机效果,充满了突发奇想,充满了偶然和无意识,留下的一件件作品,确也是“自动”的“踪迹”。但这些“自动”的“踪迹”所传达的生命——感觉——心灵的信息,却与“自动绘画”肆无忌惮的张狂和猎奇(如波洛克)大异其趣。这里没有所谓的惊世骇俗,更没有刻意表演的成分,其“自动”的过程更像是一处自修和参禅的过程,是一次次的自得其乐和物我两忘。所以,它们更多地包含的仍是淡泊、飘逸、幽远、宁静、超功利的东方水墨意蕴。而在这个有着东方意蕴的水墨世界里,同时也包容了现代生活的诸多信息,甚至化解了快节奏带来的种种不安和焦虑。


  
▲2018年 法国普罗旺斯萨拉贡博物馆个展“明”


  
▲2018年 法国普罗旺斯萨拉贡博物馆个展“明”


      传统中国画的现代转型曾是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个伟大过程,而它最重要的成果便是现代水墨画。现在看来,现代水墨画仍有一些问题亟须解决,整个“中西结合”、“中西融汇”的思路也亟须反省,所以这个伟大过程并无终止。在新的世纪里,一定会出现新的思路,新的成果。眼下就已经有一些很好的苗头和成果,如国内的李华生、仇德树、晁海、张浩、王天德、张立柱……包括白明在内,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不是刻意地去做“中西结合”、“中西融汇”,而是很自信地从“我”出发,认认真真地做自己的东西,但他们的视野却是国际性的。所以,他们今天的别有洞天,也就是要让明天的世界艺坛刮目相看。

▲法国普罗旺斯萨拉贡美术馆白明展览现场展出的《熵》

      除了做陶、画画,白明还精于茶道、音乐。他在这方面的修养,也会令我辈文人自叹弗如。但无论是做陶、画画,还是品茶、听琴
500 Servlet Exception

[show] java.lang.IllegalStateException: sendError() forbidden after buffer has
been committed.

Resin/3.1.10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申伟光 【 打印 】

    相关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张浩 2018-8-21 10:58:26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申伟光 2018-8-21 10:39:33  
【陈孝信】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会学转型 2018-8-17 12:46:50  
【陈孝信】当代艺术中的“文脉”问题 2018-7-5 11:45:20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张方白 2018-3-15 11:06:2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 图片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 图片文章
【陶咏白】 “进行时”女性艺术 ... 图片文章
【陈孝信】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 图片文章
【水天中】“国立艺术院”画家集...
【徐虹】德国绘画回望——从浪漫... 图片文章
【杨卫】语言的暴政与无边的民主... 图片文章
【杨小彦】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艺术... 图片文章
每周一书|《中国当代艺术史1978... 图片文章
【易英】抽象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 图片文章
【殷双喜】艺术批评的写作 图片文章
【张晓凌】谁制造了病态化中国 图片文章
【朱青生】批评的际遇与反省 图片文章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图片文章
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 图片文章
【孙振华】走向开放的中国雕塑 图片文章
【沈语冰】塞尚的工作方式:罗杰... 图片文章
【皮道坚】新艺术“聚落”与“生... 图片文章
【彭德】链接虚幻:关于“虚城计... 图片文章
【吕澎】中国当代艺术的语境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