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时间:2019-4-23 15:47:37      点击次数:532      来源:互联网      作者:贾方舟|艺术虫     字体颜色


Art Worm:您是从绘画创作步入到理论研究和批评实践的,对视觉艺术及相关手艺既有亲身体验又有理性研究。但今天很多艺术批评家没有美术实践经验,从历史、哲学中转行过来的亦不在少数。他们往往擅长类似政治哲学的分析,将其套在当代艺术创作上成为一种批评的知识生产,这的确扩充了当代艺术的理论边界,但也造成了很多乱象。您怎么看其中的问题及未来趋势。

贾方舟:艺术批评在整个艺术理论、美学甚至哲学层面,它是最低的一个层次。就批评家队伍来说,它的构成有这么几种:一是学艺术史的科班出身,然后从事艺术批评,这是最正统的,因为他学的专业和从事的事业基本是一致的。二是原来画画,后来从事艺术批评,或者是画画兼做艺术批评,这两种情况都有。第三种情况是从别的学科如哲学、历史或者文学转过来的,如彭德、王林他们原来学的文学。学哲学和美学的批评家也有不少,如高岭、彭锋、李晓峰等。为什么这些学科的人最后也走到批评这个圈子里?如果追溯的话,跟他们早期的兴趣有关,喜欢画画,但阴差阳错没有走上这个专业道路。他们虽然学了别的专业,但是最后转到这个方向上来。就算是学美术史的,做批评的也是少数,多数都从事美术史的教学和研究,或兼做一些批评。批评家是一个什么群体呢,我觉得他们都是一些和艺术实践打交道的人。从理论角度看,处在最高层面的是哲学和美学,其次是艺术理论,再往下才是批评。批评实际上并不直接面对艺术理论、美学和哲学问题,批评是对理论的应用学,批评家只是依据某种理论展开他的工作。因此,在我来看,批评家跟理论家有严格区别,我觉得批评家比较感性,他凭直觉工作,在这点上比较接近艺术家。因为他们需要随时关注正在发生的艺术事件、艺术现象、艺术潮流、艺术作品以及新涌现出的艺术家。因此敏感就是批评家必备的素质。这样,一些新的东西出现,他才能够及时把握,及时看到他们可能具有的价值,能够及时给予分析和肯定,指出他们未来的走向,这是批评家最重要的职责。所以有一些美术史家可能做史很好,但不一定适合做批评。如果他对当前发生的事情不敏感,他只能根据史料做研究。理论家更多是做系统化的理论研究,思考理论问题。只有批评家这一层面的人,才必须要靠近艺术的实践。所以我说,批评家是超低空飞行的人,在理论写作这个圈子里,他是最底层的,他也思考理论问题,但不是纯 理论研究。当然在我们这个群体里,也有一些侧重于理论的阐述,或者是从艺术实践中提升的理论,或者是对国外引进来的理论做出阐述,他们的侧重点在理论,他们的基本职能是理论家,但同时也兼做一些批评。所以你刚才说的这个情况是有的,因为他侧重纯理论研究,他们要写批评文章,往往是理论先行,在理论阐释中寻找例证,用艺术家的作品论证他的观点,这样他的落脚点就在理论而非直接面对作品说话,也就很少能够对作品有特别直接的感悟,往往是归类和理论阐释大于作品分析。但是我们也需要看到,从哲学转到批评圈子里面批评家,有一些直觉能力还是很好的。比如说我看过彭锋写过的一些文章,他不完全是纯理论的阐释,他在分析作品上有一套办法,这样他的理论长处就能够体现出来。同时他能够直接面对作品说话,这是所有批评家必须具有的本领。如果你面对作品失语,作为批评家就是一个问题了。

Art Worm:艺术批评工作往往颇为尴尬,从技艺上其文章很难与文学创作和哲学研究相媲美,写得再好也往往是一种陪衬。此外,批评家如果与艺术家紧密协作则又有不独立的危险,但完全的独立批评又不能靠批评文章为生。从您的角度看,一个好的批评家从自身素养到社会定位应该是怎样的?
贾方舟:这个问题是一个批评队伍里面非常实际的问题,如果从职业的角度看,批评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职业,就是因为当代艺术需要批评。从艺术进入现代以后,不再和古典艺术一样。古典艺术时代批评家并不重要,因为你面对安格尔的一张画,还需要批评吗,大家都看得懂,肖像画就不必说,像“拿破仑登基”这种历史画,只要有点历史知识,就知道这张画在画什么,一切表现得那么具体,不存在对这张画做解读。但是从现代艺术出现以后,批评家开始显得重要。因为现代主义各种流派各种风格大家不了解,对这些艺术的理解,需要有批评家这个中介来解读,否则大家就不能够理解。比方说像罗杰弗莱对塞尚的解读,如果没有罗杰弗莱,就没有塞尚,或者说没有塞尚的艺术史地位。塞尚在当时被认为是很拙劣的艺术家,画的很差,因为这是跟古典艺术相比做出的结论,但根本不是一回事。他创造了一 种新的审美标准和趣味,面对这样新的审美标准和趣味,那些老资格的艺术权威失语了,他们无法欣赏塞尚。这个时候批评家它的意义和价值显示出来,必须有一批这样的人去解读这些新出现的艺术流派的意义和价值。所以到二十世纪现代艺术产生以后,批评家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因为只有通过他们的解读,我们才理解了毕加索为什么要把鼻子画歪,为什么眼睛一个高一个低,因为它有一个思想前提,有一个艺术观念背景。对不知道这些的普通人当然不能理解。现代艺术各种流派的出现,使批评家的出现成为可能,因为他们的艺术观念、他们的作品需要阐释,同时也需要批评家对他们做出归类和价值判断。所以批评家这个角色,在整个现代艺术的发展过程中,越来越显示出他们的价值。至于刚才提到的那个问题,批评家现在一个很大的尴尬是什么,就是在我们现有的艺术体制范围内,问题就在于艺术家和批评家的关系,批评家不能完全独立的批评,就是因为我们的体制存在这个问题。在西方,比如说报社派人去报道、评介一个展览,作为报社的专栏作家,稿酬由报社来负,他对展览的批评完全是独立的批评,批评家只对报社负责,而不是对艺术家负责。我有一说一,有好说好。我拿的是报社报酬,所以这个批评是制度决定的,这个制度决定了批评的独立。我在新加坡策划吴冠中的展览时,请报社专栏作者来,他们连午饭都不敢吃,他不能跟艺术家直接发生联系。这种体制就要求你的批评必须独立,包括记者也一样。因为报刊付给他们足够的劳动报酬,所以才能保持批评的独立、新闻的独立运作。那我们现行的是什么体制呢,艺术家请批评家写文章要付费,请你们出面报道也要付车马费和版面费,所以这个制度就决定了批评家、报刊甚至美术馆(收场租费) 都不能完全独立。当然这里面也不排除这样的因素,我们在给一个艺术家写文章的时候,还是有一个艺术良心左右着你。比如说我喜欢你的艺术,我有感觉,我能写出东西来,我就答应给你写。我没有感觉,我就只有婉言谢绝,你不能硬着头皮为赚取稿费去写评论,这是第一;第二是有好说好,有不足也不回避,要把握好这方面的分寸感,毕竟人家付了稿费,你不能胡乱写,说人家坏话,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你至少要有一个公正的态度,你也不能昧着良心乱吹捧,这就要靠批评家自己把握了。有的人可能把握的好一点,有的人把握的差一点,它不是一个整体的问题。每一个批评家都要凭着自己的学术良心做事情,心中有一个尺度。

Art Worm:您年轻时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动乱的大时代,既有文革时期的巨大压抑,也有改革开放的历史转折,每个阶段的奋斗目标甚至对手都是清晰无误的。但对于今天这样一个复杂的环境而言,似乎没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甚至假想敌要去攻克,很多价值观、立场同时存在,分散了时代的能量。对于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而言,是更糟糕还是更好了?

贾方舟:中国现在处的文化环境,有利有弊,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就处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之中,这个文化环境实际上是一个多元发展的环境。多元格局,对艺术家是有利的,当然它会造成困惑,因为各种各样的艺术主张都出现了,你可能无所适从。但是真正有主张有见地的艺术家,他有能力从中判断什么是适合自己的,什么是对的,他必须有判断力。这也是判断一个好的艺术家的标准。像过去的一元化时代,真理只有这一个,艺术道路没有第二条,只有革命现实主义。别的都是错的,形式主义是错的,自然主义也是错的,你没有选择,不需要思考,只能按既定方针创作。 所以过去听话的艺术家就好当,就按照规定的路走就可以。但现在这种多元格局下,艺术家没有主见,就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做,就会很茫然。觉得这个也对,那个也对,或者觉得这个不对,那个也不对,这个很麻烦。但是中国目前更复杂的情况在于官方是一套,民间是一套。 现在当代艺术基本上是在民间运作,官方充其量是容忍,不像过去那样极力反对。

Art Worm:但是那一代人反对,反倒成为通过对抗找到一种目标,现在连对抗都消解了。

贾方舟:那个时候反而成为优势,艺术有针对性了。现在减弱了很多,体制也学聪明了,只要你不触及敏感问题,他就包容你。但是他包容你,并不是真正的支持你。比如中国艺术基金成立以来,资助过的项目查一下,每年都有 大笔钱投入到里面。有几个是当代艺术,几乎没有。所以纳税人的钱花在艺术上的不少,每年都有很大一笔,但是对当代艺术的支持却是微乎其微。所以当代艺术是靠市场支撑的,靠民间支撑的,没有市场,当代艺术是支撑不下去的。

Art Worm:因为市场这边就涉及到庸俗或者是昧俗这一块。您觉得这一块是可以包容的?因为过于先锋,市场也是不可以的。

贾方舟:我是这么看的,对市场要一分为二的看,市场既是个天使,也是个魔鬼。如果没有艺术市场,就没有职业艺术家,职业艺术家没有工资,也没有工作。他毕业以后就自己画画,能卖一张就可以买面包,你卖不出去,就要去找别的工作挣钱。所以职业艺术家的出现就是市场推助的结果,没有市场职业艺术家就没有生存的可能。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市场对当代艺术的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是反过来讲,艺术市场往往是牵着你的鼻子走,这个好卖,就多画一点这个,无形中就把你引导到市场方向上来了。好多青年艺术家很有才能,我亲眼看到,他们的艺术一旦市场太好了,绝对不是一个好事,特别是年轻艺术家。市场一好,你画多少要多少,先把钱放在这儿,你就画吧,一旦成了这种模式,就是在制造商品,不是在创作艺术作品了,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市场又毁了不少有才能的艺术家。当然最终说来,你不能抱怨市场,市场就是以盈利作为目标,不以利润为目标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要自己把握好自己。我跟青年艺术家说,你们要面对画布,背对市场。你可以接受市场的求爱,但是不要向市场示爱,你要找市场就完了。他爱你可以,你喜欢可以买,我不拒绝,但我不能按你的要求画。没有艺术家拒绝市场,最优秀的艺术家也需要市场,但你需要有自控能力,否则就会败在市场的脚下。

Art Worm:绘画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在当代艺术中逐渐被边缘化了,您怎么看待绘画与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在未来的发展趋势中,绘画要如何重新登场,与当代经验相结合?

贾方舟:其实当代艺术怎么做都可以,从原则上来说,他并不排除绘画,并不是说绘画就落后,做装置才可以。装置也有好的,也有差的、没有任何价值的。绘画是一种传统的方式,这种传统的方式,但不排除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新的文化语境中找到它的位置。就是说,绘画到底还有多少可能性值得我们发掘?不应该把绘画看成一个 “过去时”,好像没什么前途,至少我们原则上不这么看这个问题。只是把它看成当代艺术中仍然有可能性的一种,不能封顶。绘画依然有发展的可能性,在西方有一些画家比如马琳·杜马斯还是很活跃、很优秀的艺术家。看一下整个二十世纪的艺术发展,就是后现代以后,像你说到德国的新表现,实际上它是绘画的重新回归。基弗的老师是博伊斯,他完全是个行为艺术家。基弗实际上是往回转,但又不像过去的画家一样,他也有很多装置作品,甚至在画布上添加很多材料,他是综合性的。我是这么理解的,作为当代艺术家,他更加自由,使用材料使用媒介没有什么限定,你可以画画,也可以不画,你可以随心所欲自由支配材料,甚至自己的身体,这才是当代艺术家一种良好的状态。你死盯着画布也不是不可以,比如说毛焰,他就在那一张脸上做学问做到家,如果艺术家真做到这一点,你说不行吗,当然行,而且很厉害。

Art Worm:您怎么看近年来社会中刮起的唯美的、崇尚新中式的生活美学倾向,其风尚似乎与真正的艺术界关注的问题并无瓜葛,甚至有点背道而驰。这种分裂的状态与上世纪八十年代,即文化精英影响社会的情况完全不同。您如何看待民间资本与大众文化的崛起影响下的文化势头,它的“倒逼”艺术系统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贾方舟:这个问题是在更深的层次上讨论当代的一种大众化的现象,其实我倒是觉得真正的精英层,他表面上看没有发挥出他们的作用来。但实际上,只要他们坚持,他们的意义和价值还依然在。因为在艺术这个行当里面,其实真正起引领作用的,还是那些更高端的东西。现在我觉得很大的问题是资本的介入,资本的介入已经构成一种权力。这种权力弱化了学术的价值。比如说对一个艺术家的判断,资本市场可以通过拔高作品的价格使他具有很高声望,价格远远游离了艺术的实际价值,但问题是,学术不会跟着市场认可这样的艺术。因为学术判断依据的不是价格。这个原因还是跟我们的体制有关,比如说在西方,冒出一个好的艺术家,首先是策展人、基金会、美术馆、双年展这些属于体制系统对他的认定,市场会跟着这个强大的体制走。西方没有一个艺术家被策展人、批评家、博物馆认定而市场不好的,没有这种情况,市场总是跟随其后。学术引领强而有力。批评家、策展人、基金会、博物馆这样强大的学术背景,对于市场,它是一个稳固的体制。这样可靠的学术背景确认艺术家没有问题,他的市场自然也会很好。但在中国不是这样,真正优秀的艺术家缺少强大体制的支持,大部分情况是资本市场在左右艺术,我们这些批评家都是散兵游勇,我们的支持起不了太大作用,我给你写一篇文章,肯定你的艺术有价值。但市场未必买账,没有多大的作用,因为它还构不成一种体制。再加上批评家认可的艺术家,官方根本不认可,这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官方体制跟我们完全不搭界。因此我们说资本的时候,中国的资本现实跟西方不是一回事,西方是有学术引导的资本,中国资本主导市场,这是很重要的差异。

Art Worm:您如何评价这四十年所取得的成就?在您心中有哪几位中国艺术家可以留在历史之中,与古代的大画家相提并论?

贾方舟:我的观点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或一个时期,在文化上达到什么高度,不是在整体上寻找,而是在个体中确认。我举个例子,比如我们说西班牙对人类艺术做出巨大贡献,理由是什么?如果我们知道16世纪的格列柯,17世纪的委拉斯凯兹、19世纪的戈雅,20世纪的毕加索、达利、米罗、塔皮埃斯这些国际级大师,西班牙的艺术有多高,这几个大师就够了。我们说唐诗,没有李白、杜甫、白居易,唐诗在哪里?艺术个体创造的高峰带动了一个群体,没有苏轼、柳永,宋词在哪里?个体的水准就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水准。我们国家的当代艺术有没有出类拔萃的人,到底在国际上处于什么位置。其实我们只要找出几个人来,哪怕三两个就够。未来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确认就看有没有一流的、为国际所认可的艺术家。能够代表中国当代艺术的少数几个人,他们的准和高度,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高度,如徐冰和蔡国强,这些人拿到国际上跟同时代的西方艺术家比都不差,只要有几个人是国际一流的,他们的智慧、他们的 创造才能、他们的作品,以及他们思考问题的高度,在国际上绝对不逊色。

Art Worm:您觉得未来艺术史家,还是从这些人选,还是像梵高那种被漏掉的,又被挖出来。您觉得这种概率在今天会有吗?

贾方舟:会有,但是微乎其微,不像那个时代,那个时代一个是封闭的,能够确认他们机会不是很多,这个时代不会这样了。这个时代只要你真正有才气,有好的东西出来,还是会被人看到,不太容易被埋没的。

Art Worm:请谈一下您当下在做的一些工作,以及未来的艺术方面的研究与实践计划。

贾方舟:我九十年代无意中踏入女性艺术这个圈子,做了一些研究和展览,后来人们好像给我定性了,好像我就是在做女性艺术这一块,这其实是个误解。2000年以后我有意识转向对批评自身的研究,关注批评家自己的一些问题。因为这个圈子没有人关注,批评家都在关注别人、关注艺术家,批评家谁来关注?批评家是一个忘我的群体,今天到这个艺术家工作室,明天参加那个艺术家的展览活动,或者是在策划展览、完成刊物的约稿,全是给别人作嫁衣。所以从新世纪开始,我的目标开始转向我自己所在的群体,先编辑出版了一套书——三卷本《批评的时代》,把老中青三代批评家,选了30多位,出了一套三本的批评文选。这是通过出版物集结批评家队伍、关注当代艺术批评家的一种方式。在这个基础上我又在一个文化公司的支持下做了一个“中国艺术批评家网”,在网站的基础上又策划了批评家年会,到今年应该是第十三届了。年会每年开会之前编辑一本《中国美术批评家年度批评文集》,已经出了十二本了。所有的这些工作,目的都是在为建立一个学术共同体。这样一个松散的学术联合体,有助于当代艺术的发展。因为这批人,他们不光是当代艺术的旁观者,他们还是参与者。他们亲身经历当代艺术发展过程,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从去年开始我逐渐淡出,不想再写批评文章了,想享受一下老年人的休闲生活。但是走不出来,好多事情还是不得不做,所以我给自己做了一个选题,我把这件事情做完就不做了,就是提纲式的编写一本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简史,把我这些年做的事情归拢一下,积累的资料汇总一下,等于是对这一段工作的一个小小总结吧。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月出刊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11月在广州召开 2019-6-6 22:04:58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2018-11-22 11:45:48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8-11-13 9:26:35  
【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2018-11-8 13:52:00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邵大箴】为什么吴冠中在当代引... 图片文章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的观...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